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产品分类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区东纵大道光辉大厦
电话:136-6260-7275
东莞侦探

当前位置:东莞侦探 > 东莞侦探 > 私家调查 >

东莞私家调查|婚外情的情妹妹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1-08-25

东莞私家调查|婚外情的情妹妹
学院的传达室,负责的保安一个大约六十岁的老人。
 
“我在这里干了十二年了!别看我年纪大,我可是干了一辈子保安,我家兄弟,我侄子,都跟着我来城市干保安,我们工作都很认真的,从来没有出过错!我十二年都没让领导们操一点心!”
 
事实也的确如此。
 
老人年纪不小,但做事很细致——传达室里收拾得整整齐齐,厚厚的“来客登记本”连个卷角都没有。
 
“保安这事儿,看起来小,其实很重要,”老人往回翻找,“学校管理严格,谁哪天来看望了谁,几点钟,待多久,都要有个记录,万一出个什么事情,也好查。”
 
他翻到那一页,最后一次来访,是五个多月前,写着“纪美佳”的一栏,探访者的名字签的是“王小丽”。
 
一看就是个假名字。
 
乔雨看着那端正的签名,还有签名后那串更假的电话号码——仅凭这个,是找不到那女人的。
 
“我记得她没开车来,步行过来的,穿着打扮挺……挺正常挺年轻的。”老人努力回忆。
 
当然不会开车来,车会留下线索,至于打扮,一定是符合她的年龄,普通,正常,不突兀,不奇怪——只有这样,才能扔人堆里不被发现,不被人记住。
 
传达室也没有摄像头。
 
学院门口倒是有,但只保存三个月。
 
乔雨皱着眉,出了学院的大门,一双锐利的眼睛在门外一寸寸扫过去。
 
2
 
他的运气不错。
 
学院斜对面有一家网咖,门口装了摄像头,这家店的监控保存时间,恰好是六个月。
 
乔雨按照探访簿上的时间,找出了监控录像。
 
“就是她!”门卫一眼就认出来——一个穿着风衣挎着小包的女孩远远地出现在学院门口。
 
其实门卫不开口,乔雨也已经认出——这女孩他已经是第二次见了。
 
东莞私家调查,是在袁飞刚刚因车祸被送到医院后,一个自称是袁飞妹妹的女孩,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去“看”过袁飞。
 
她当然不是袁飞的妹妹。
 
她差点要了袁飞的命——如果不是刑侦队的人及时赶到,把袁飞送去急救,袁飞那天就一命呜呼了。
 
门卫对她的描述没有错,她年轻,穿着挺正常,个子比纪美佳略高,五官跟纪美佳并不太像,像的是打扮。
 
她穿衣的风格和纪美佳相似,风衣,风衣里是白衬衫,半身裙,小白鞋,也和纪美佳一样,扎了个长马尾,不同的是她戴了一副近视眼镜,额前是整齐而厚实的刘海——像是一个刚刚步入社会的大学生。
 
但,她出门时扶着眼镜,对周围环境的那一下警惕的环顾,就证明她绝不是。
 
得找出这个女人,才能找到纪美佳,以及罗微微。
 
3
 
但,怎么找?
 
监控里只有她的一小段画面。
 
走路动作快,表情警惕,身体被捂得严严实实——全身上下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
 
“戴手套,我想起来了,”门卫说,“她每次来,手上都是戴着手套签字的,不脱下,冬天戴,春秋天也戴,夏天?我想想,好像也戴,薄的,各种颜色的手套,挺好看……”
 
乔雨盯着视频里女孩的手——她确实戴着手套。
 
大约因为戴手套的缘故,在即将走出监控范围内时,她打开包,似乎要拿什么,却不小心带出了一串东西,掉到了地上。
 
她立刻俯身去捡。
 
“停住。”乔雨暂停了画面。
 
画面其实只能看到她的一半身体了。
 
但,他盯着地上的东西,放大,锐化——那是一串钥匙。
 
再放大,再锐化——那串钥匙上,挂着一个椭圆形的东西,依稀能看到是拼色的,蓝配黄,颜色鲜亮。
 
“啊!我认识这个!”门卫激动起来,指着那东西,“这是文华苑的通行钥匙,我侄子以前在那上过班,我看过这东西!文华苑,那可是个高档小区!”
 
4
 
文华苑在市区,中心路段。
 
乔雨赶过去的时候,卢刚也到了。
 
当然,乔雨讨厌的袁飞也跟来了。
 
三个人拿着从监控截下来的模糊照片去问保安,保安茫然不知,却被一旁闲聊的几个老头老太太认出来了。
 
“这好像是老朱家的房客!下巴有颗痣的,老朱以前那房子租给她了,我看到过她跟老朱打招呼!
 
老朱跟儿子住在另一个小区,电话拨过去不到二十分钟,她就带着钥匙,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了。
 
“沈雅,身份证我看过,她叫这个名字,二十七岁,外省人,在这儿工作,一个人住,说有男朋友,没同居,应该家境不错,不然也租不起我的房子,我那是精装修的,普通打工族承受不了。”
 
老太太口齿伶俐,机关枪一般把租客的情况报出来了。
 
上楼,她敲门,“小沈!在吗?我是朱阿姨啊!有事找你呢!”
 
东莞私家调查
 
5
 
打开门,屋子里空无一人。
 
屋子收拾得很干净,不见一丝凌乱。
 
“当初我就是看上她干干净净的,才舍得把房子租给她,我这家具都是好东西,租给别人糟蹋了我心疼,”老朱继续说,“她跟我承诺过,要保护好,也确实说到做到了。”
 
客厅整洁到不见私人物品,厨房里更是窗明几净。
 
“她不大在家做饭,”老朱说,“我最开始过节来送过点心,问过她,她说自己不大会做,就空着,其实不止厨房空着,整个房子都经常空着,我好几次来敲门,她都不在里头,打电话问,说是出差了,对了,她经常出差,一出差就是好长时间,老邻居说有时候几个月都看不到人。”
 
一个经常不住的女孩子,为什么要租这么大的地方?
 
“应该不止一个人住,”老朱嘿嘿一笑,“真的,我有时候都有点不好意思,每个月这么高的房租,她租了我房子算起来三年3个月,可能住的时间都不到半年,你们看,到现在,啥东西都没坏损过!”
 
三年三个月。
 
乔雨心头默默思索——纪美佳进入大学,恰好是三年三个月。
 
老朱环顾这熟悉又陌生的房子,“就因为这,我也对她让步了,其实啊,我好久没来这儿了,因为她跟我约定,不让我随便踏进房子,不让我过问房子里住几个人,我想着这姑娘那么好说话,房租交得也爽快,我也就好说话,所以都答应了。”
 
6
 
三室两厅的房子,三个房间都像是有人入住。
 
主卧简洁,铺着灰色的被子,衣柜、床头柜里都空无一物——看床是有人住的,但,为何除了被子再无旁物?
 
次卧应该是沈雅住的,衣柜里有不少她的衣服,鞋子。
 
还有数不清的手套。
 
还有一个房间,一看也是女孩子的——从窗帘到被单,都是马卡龙绿色,配上田园印花,女生气十足。
 
就是,感觉印花似乎有点过时,不像是时下流行的,反而像是十年前的感觉——和罗微微“恋爱”的这大半年,乔雨陪她逛过多次街,算是对女生的喜好和审美有点小了解。
 
“这里也没有私人物品,一件衣服一双鞋子都没有。”卢刚看了一圈说。
 
是没有。
 
乔雨打开一个个抽屉,突然,床头柜和床的缝隙里有东西。
 
他移开床头柜,就看到那里掉了两个手编的挂件,都是深绿色的,一个未完工,一个已经做好,下面垂着流苏,中间编了一个漂亮的结,结是长六边形,深绿的彩带当中,缀着一个木色的小圆片,一面是“健”,一面是“康”。
 
这是谁编的?
 
乔雨正想着,就看到早已闭嘴的老朱突然蹑手蹑脚冲进来——门响了,有人在用钥匙开门!
返回列表

上一篇:“我老公出轨,我该怎么办?”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区东纵大道光辉大厦电话:136-6260-7275微信:136-6260-727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0 版权所有东莞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