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产品分类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上海市黄浦区
电话:151-2112-0007
婚外情调查

当前位置:上海市全能私家侦探 > 婚外情调查 >

上海市私家侦探:我的前夫,天生的浪子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2-09-11

上海市私家侦探:马晓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准确的说,是她的前夫。只是那时候,因为她年龄不够,没有领结婚证,但办了酒席,乡里人就认酒席。谁也不会把你的结婚证揪出来看,办了酒席就是大家眼中的两口子。孙雨婷那时候18岁,家住镇西20里路的孙家岗。她是家里的老大,底下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她妈从来没正眼看她,张嘴就是懒得骨头生蛆的死丫头。其实孙雨婷一点也不懒。上山捡柴火、放牛、煮饭、洗衣、给弟弟喂饭,都是她的活儿。那年弟弟突然得了恶性脑肿瘤。家里人都乱了阵脚。有啥值钱的可卖呢?唯一能卖的就是如花似玉的大女儿孙雨婷。恰好镇上开歌厅的老板马春花,正准备给儿子马晓说个媳妇儿收收他的心。儿子太花了,四处野,让她头疼。经中间人介绍,马春花见了孙雨婷。她很满意。姑娘大手大脚的,一看就是干惯了活儿,朴实,不娇气。人长得也好,不施脂粉,天然的俏,比跟儿子搅着的那些狐狸精不知道顺眼多少倍。马春花给了孙家5万块钱,孙雨婷就进了门儿。

 

马春花是个挺厉害的女人。没人知道她男人去了哪儿。反正她就自个儿带着儿子过,在镇上混得风生水起。孙雨婷第一次见到马晓,是在屋里的卫生间。她站在镜子前梳着头,马晓走进来。他身上有好闻的味道,后来孙雨婷才知道,那是香水味。马晓有一双深深浅浅的眼睛。深的是琢磨,浅的是笑意。似笑非笑。嘴角带着玩味。就像猎人面对一个新鲜的、可心的猎物。那眼神,让孙雨婷觉得似乎有一把毛刷在她身上拂过来、拂过去。马晓把手往她发梢上一掠,她的心原始、本能地跳动。马晓说:“你头发真好。”孙雨婷不好意思地笑笑。这倒是。村里人都夸她有一头好黑发,又多又顺,绸子似的。马春花办了酒席,马晓风流倜傥地跟客人们喝着酒划着拳,孙雨婷一身儿红站在他身边。就这么,算是结了婚。晚上,洞房。马晓的一群老表来闹。马晓用手撑在床边,让孙雨婷躲到旮旯里。那群坏小子把他的衣服扒得就剩条裤衩。马晓说:“怎么玩儿我都行啊,别玩儿我媳妇儿。”孙雨婷心里浸上来一缕缕的甜味儿。

 

人散了以后,马晓压着她,孙雨婷身上有乡野原始的青草味儿,马晓一遍遍地说“你真好”。到底哪里好,孙雨婷不知道。但她以为这就是爱了。婚后是有过一段短暂的好日子。马晓收了心,不再到外面花天酒地,守着家里的生意,守着媳妇儿和妈。马春花挺满意,明里暗里示意孙雨婷赶紧给她生个孙子。孙子还没盼来,马晓就故态重萌了。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他对孙雨婷的新鲜劲儿过了。开始把家当旅馆一样,动不动夜不归宿,或者回来的时候,满身酒气。孙雨婷年纪小,她不懂得不满,她不知道婚姻应该是什么样子。她不断地回味着跟马晓之间为数不多的好日子。她以为再忍忍,好日子就又来了婚姻苟延残喘了两年。说好的,等孙雨婷满20岁了,就去民政所把结婚证补上。没有那张纸,到底不踏实。以后有了孩子,上户口也难。可就在孙雨婷生日前夕,马晓带着一个妩媚的女子回来了。

 

那女子穿着喇叭裤,上衣带着流苏,嘴唇上涂着又红又润的颜色,像炎热的夏季拍在墙上的蚊子血,怎么看怎么刺眼。马晓不动声色地逼孙雨婷走。那女子挑衅的眼神就像一桶桶的粪泼在孙雨婷身上。孙雨婷说:“马晓,我就问你,你爱过我吗?”到底是年轻呐。在意这个事儿。后来孙雨婷第二次离婚的时候,再也不说爱与不爱的屁话了。她跟章松江清清楚楚地分割着家里的财产。年轻时候真傻啊。孙雨婷啥财物也不知道要,就卯着劲在“爱与不爱”这个问题上较真儿当年,马晓是这样回答她的:“爱过。”孙雨婷盯着他:“你骗我。”马晓弹了弹烟灰:“我没骗你。爱你的时候,是真的。不爱你的时候,也是真的。”20岁的孙雨婷离开了马家,离开了小镇。这一年,是1991年,打工的风气刚刚吹向中国角角落落的乡镇农村。

 

孙雨婷去了上海。进过皮鞋厂,摆过地摊,她成了早期农村出身扎根城市的那波人。1997年,她在上海的浦东买了套房。那时候浦东还不是新区,一大片的农田,房价是真便宜啊。孙雨婷单身了很多年,终于在她30岁的时候,嫁给了章松江。这个时候,她已经是两家皮鞋店的老板了。她选择章松江的原因很简单,他帅,有着和马晓一样又颓又漫不经心的笑。那样的笑,最让孙雨婷着迷。她像当初马晓玩味地看着她一样,玩味地看着章松江。孙雨婷的第二段婚姻持续了5年。这5年里,她生了个女儿,在浦东开了个小工厂。她一直往前奔跑,跑出她当年怎么都不敢想的模样。她厌倦了章松江,提出离婚。2008年的时候,孙雨婷接到老家的电话,她妈死了。上海市私家侦探,她都不愿意回家。她恨她妈。将她5万块卖给了马春花。这让她永远矮着马晓一头,让她有一段屈辱的婚姻。

 

她发达以后,往家里寄钱,但从来不回去。孙雨婷在5月清凉的早晨,站在阳台抽了支烟。她决定带着女儿回去奔丧。路过小镇,孙雨婷停了车,在面馆儿叫了碗鸡蛋挂面。桌子一如既往地油腻,面碗豁了口。这家面馆的面,是马晓最喜欢吃的。每次喝了酒,他都买一碗压压胃。老板已经认不出她了。孙雨婷捏着筷子发愣,她突然看见了马晓。他穿着一件白衬衫,从门外走进来。气派没了,皮相没了,还在努力地维持着风流倜傥。白衬衫皱巴巴的,发着黄,揭示着他的窘境。他的头上还喷着摩丝,外头早就不流行用摩丝定型了,他却还沉睡在90年代初的时髦里。他的眼睛浊了,笑还在。

弄碗面。”他跟老板说。他随意摸了个凳子坐下。压根儿没注意到孙雨婷。孙雨婷摸出烟盒,点了根烟,小镇上抽烟的女人少。马晓终于将眼睛看向了她,他依旧没认出她,但是他把她当一个不正经的陌生女人来勾搭。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这样?见到一个不错的女人,就无法约束自己,恨不得处处留情。

 

上海市私家侦探,是天生的浪子。马晓嘴里跟老板说着话,眼睛却盯着孙雨婷:“现在的社会啊,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孙雨婷想笑。在他坐井观天的认知里,凡是有钱的女人,钱都来路不正。她的豪车、她的华服,在他的眼里,都是她不正经的铁证。可是,她的有钱,不是因为她的变坏。而他,没钱,也瞎坏。孙雨婷站起身来,牵着女儿走出去。走几步,又回头,她跟马晓说:“我是孙雨婷。”马晓似乎是用了很大的劲儿才想起孙雨婷这么个人。然后又用了很大的劲儿将这么个人跟眼前的人对上号儿。他的眼神是复杂的。孙雨婷在这一刻,终于承认了,马晓根本没有真正爱过她,就像她没有真正爱过章松江,她多年后无数次忍不住地回忆起这段婚姻,回忆起马晓。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上海侦探事务所:就是对男人的终极报复出轨

下一篇:上海侦探私家【重婚怎么办取证?】

地址:上海市黄浦区电话:151-2112-0007微信:151-2112-0007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3 上海市全能私家侦探 版权所有东莞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