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产品分类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区东纵大道光辉大厦
电话:136-6260-7275
商务调查

当前位置:东莞侦探 > 商务调查 >

东莞正规侦探公司|姐夫被算计了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1-08-30

东莞正规侦探公司|姐夫被算计了
晚上八点,我在明珠酒楼的包厢里宴客。
 
之前有一个大额订单在原材料环节出了岔子,导致送到客户公司沈氏集团的大批量成品不合格。
 
客户公司要取消订单,还要起诉我们索赔。
 
东莞正规侦探公司老总将负责跟进这个单子的一干人都狠狠批了一顿,要求大家尽力补救。
 
虽然这事主要是采购部的责任,但负责跟这个单子的我,也只能联系客户恳求给机会返修,不然一下子这么多退货,损失惨重。
 
我托了不少关系才搭上客户公司采购部总监,对方说这事是他们老总沈岩亲自跟进的,他做不了主。
 
我打听过沈岩极难约,但为了饭碗,也只能硬着头皮求人搭线约见他。
 
没想到沈岩竟然答应跟我见面详谈。
 
更没想到,我正在包厢里低眉顺眼地讨好这位财神爷时,刚好被我的未婚夫何明远撞见。
 
何明远乍一看到沈岩,顿时变了脸色,瞳孔微缩。
 
他误以为我跟沈岩在约会,大发雷霆,把席面的酒菜全都拂到地上,当场就要扯着我跟他离开。
 
我吓出一身冷汗,生怕惹得沈岩不快,订单要凉凉,只得拼命跟他道歉。
 
沈岩的眼神轻飘飘掠过何明远,不甚在意地笑笑:“没关系,袁小姐,我们下次再约。”
 
何明远听到“下次再约”,脸色瞬间阴了下来。
 
沈岩施施然离开,何明远攥着我的手,黑着脸要拉我走。
 
我气坏了,甩开他的钳制:“何明远,你适可而止!”
 
他感觉到我的愤怒和失望,眼里闪过一丝惊惶,随即低眉顺眼道歉:“晴晴,对不起,我太在乎你。我不喜欢你跟其他男人在一起,因为我担心他们会抢走你。”
 
这样的说辞,我已经听过很多遍。
 
是的,很多遍。
 
刚开始听到他这种说法,我会哭笑不得。
 
虽然我自问算得上一个美女,但也不至于达到让所有男人都动心的程度。
 
东莞正规侦探公司我们在一起两年多,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多次。
 
只要我跟异性多说几句话,何明远就如临大敌,草木皆兵。
 
他甚至多次要求我跟其他男人不要说话,不要有任何接触。
 
这怎么可能呢?
 
我就算收个快递,也避免不了接触男快递员吧?
 
我渐渐对何明远失望,因为他总是沉痛地忏悔,却坚决不改。

2










 

图片
回程路上,我让何明远送我去公司,还有些资料要弄。
 
等红灯时,何明远瞅了瞅我的脸色。
 
他老话重提:“晴晴,要不你还是辞职吧。女孩子在职场容易吃亏,我也舍不得你成天为着那点工资受苦受累。我能养得起你,你要是还不放心,我把公司也记在你名下,所有的财产都落在你名下。”
 
我苦笑,又来了。
 
所有熟悉我和何明远的人,都觉得我肯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找到一个这么好的男人。
 
确实,何明远长相明俊逼人,学历高,无不良嗜好。他自己开了一家公司,经济效益不错。
 
最重要的是,他对我温柔备至,千依百顺。
 
在外人眼里,他是宠妻狂魔,是完美的老公人选。
 
可只有我知道,他的占有欲极强,一遇到我跟其他异性接触就失去了平日的冷静理智,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不可理喻。
 
即使我跟其他异性只是正常交往。
 
他的这种过激行为已经给我造成了极大的不便,我尝试过跟他好好谈,但没有效果。
 
我甚至动过带他去看心理医生的念头,他很排斥,最后不了了之。
 
就算他不这么过份,我的性格也不可能愿意辞职当一株依附男人的菟丝花。
 
我们的婚期定在半年后,可现在,我对于跟他结婚这事,越来越茫然了。
 
到了公司门外,何明远突然一把将我揽进怀里。
 
他抬起下巴摩挲着我的额角说:“晴晴,真希望明天醒来就是我们结婚的日期。我等这一天等得度日如年,我要把我最完美无瑕的新娘娶回家。”
 
我的心软了,气消了大半,让他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3











 

图片
十点时我回到家,上楼进房,表妹黄婉正坐在沙发上边啃薯片边看电视。
 
看到我进来,她斜睨了我一眼。
 
我觉得有些奇怪。
 
两个月前她要找工作,东莞正规侦探公司我妈逼着我暂时收留她。
 
在这之前,她看我的眼神都是讨好而探究的,今天就变得奇奇怪怪,似乎隐含洋洋得意和幸灾乐祸。
 
她突然开口说:“姐,我跟何明远睡过了。”
 
我如遭雷击,疑心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黄婉涂得艳红的嘴唇一张一合,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我跟何明远睡过了。”
 
我眼前发黑,身体有点摇晃。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稳了稳神,摇头道:“不可能!”
 
我对这天下所有男人都可以没有信心,但对何明远绝对有。
 
因为我认识何明远这么久,从没发现他跟其他女性有半分亲近。
 
他的公司里大部分是男性,秘书部全是男性,他甚至连去买衣服,都懒得应答女导购,总让我出头。
 
更何况,黄婉跟我比,外貌差得不止一星半点。
 
何明远事业有成,身旁不缺乏美女,要是真睡了黄婉,那也太饥不择食了!
 
黄婉突然诡异地笑了笑,掏出手机,当着我的面给何明远打电话,让他马上过来一趟。
 
看着她熟稔的动作,我心里有些慌了,他们俩什么时候私底下有联系的?
 
何明远进来时看到我,顿时脸色大变,他瞪着黄婉的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
 
黄婉甜甜地笑了笑:“既然姐夫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这事,那索性趁今天表姐在场,把话说个明白吧。”
 
何明远慌乱地看着我,试图解释。
 
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这事八九不离十了,一颗心如坠冰窟。
 
竟然是真的!黄婉说得竟然是真的!!
 
我从没想过,何明远会背叛我,出@轨对象还是我的表妹!

4



























如果我说我跟何明远恋爱两年,订婚两个月,两人还没有越过雷池最后一步,大概没有人会相信。

 
但何明远是一个执拗而追求完美的人,东莞正规侦探公司他执意说要将最完美的我,留到新婚之夜。
 
我很感动,没想到这个一.夜.情泛滥的年代,还有人如此珍视爱情,珍视伴侣。
 
何明远冷静克制,上进温和,他人生的每一步,似乎都经过深思熟虑,从不出差错。
 
之前我还觉得,如果他不是那么霸道,就真的是完美无缺了。
 
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表里不一的伪君子!
 
一边拿好听的话哄着我,一边跟黄婉乱搞。
 
我的自尊心严重受挫,过不了心里那道坎,让他们俩一起滚。
 
何明远苦苦哀求,说他不是故意的,是黄婉那天假意找他帮忙,又在他的茶水里加了快乐水,他失去理智才做错了事。
 
我惊得愣住。
 
光听名字,就知道快乐水不是什么好东西,据说有致幻和催情的作用。
 
黄婉没有说话,看样子是默认了。
 
我目瞪口呆,不敢相信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怎么心眼就那么多,手段那么毒辣?
 
连自己的准姐夫都要算计!
 
黄婉是我舅舅的女儿,舅舅和舅妈早些年离婚,黄婉跟着舅妈远走他乡,我跟她并不熟悉。
 
后来舅舅和舅妈复婚,黄婉又回到黄家。
 
当初我妈说黄婉要找工作,先让她在我家住一段时间,等找到工作再搬走。
 
我没想到自己当初的好心收留,竟然是引狼入室。
 
我已经不想去深究,他们俩到底什么时候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
 
何明远又是如何被黄婉算计了?
 
原因和过程已经不重要,结果明晃晃摆在这里,我的未婚夫,被自己的表妹睡了!
 
我让何明远先离开,我现在没有办法接受这事,等我冷静一下再找他谈。
 
何明远的眼圈红了:“晴晴,想想我们的感情,想想我。我可以连命都给你,不要放弃我。”
 
这一刻,他没有了往日的笃定从容和意气风发,只有低声下气的无奈和可怜。
 
我心里又痛又恨。
 
都怪该死的黄婉!我们再过几个月就要结婚了啊,她怎么能这么无耻?

5










 

图片
黄婉故作无奈道:“姐,你也别怨我。姐夫长得好又有钱,还专情,谁见了不动心?你比我漂亮,比我能干,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反正他已经脏了,你就把他让给我吧。”
 
我被她的无耻气得浑身发抖。
 
不知道是哪个字眼刺激到何明远,他突然暴跳起来,反手抽了黄婉一耳光,喝道:“你闭嘴!”
 
黄婉被他打得脑袋偏过去,半边脸渐渐红肿起来。
 
我被眼前一幕吓了一跳,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何明远动手。
 
看着黄婉惊痛的样子,我心里莫名觉得很痛快。
 
黄婉恼羞成怒,突然挺了挺肚子吼道:“何明远,有本事你就冲这儿打!我告诉你,我今天敢摊牌,就是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你要是打不死我,就得娶我!不然我就去你公司闹,去找电视台调解节目组维权,告你强@奸!”
 
何明远咬牙切齿道:“黄婉,买卖和使用快乐水是犯法的,你的快乐水是怎么来的?”
 
黄婉脸上闪过一丝惊慌,随即又笑了:“什么快乐水?你有证据吗?只要我报警说你猥@亵,警方会先控制你再调查,你的形象和你公司最近的竞标就毁了。”
 
何明远脸色铁青,额角的青筋暴起,因为怒气而噗噗乱跳。
 
那一刻,他的眼里闪过恐怖的暴戾。
 
我已经看傻眼了。
 
此刻我隐约觉得,从黄婉来找我开始,她已经对何明远起了心思。
 
包括算计何明远、怀上孩子、赶上竞标的关键时期。
 
所有时间点卡得刚刚好,一环扣一环,明显是早有预谋。
 
何明远扭头看着我一字一顿道:“袁晴,我这辈子的妻子,必定是你。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娶任何其他女人!”
 
他说完扭身就走,再也不看黄婉一眼。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东莞市侦探|徐志安出轨事发后第一次和妻子一起

下一篇:东莞私人调查|老公经常像狗一样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东城区东纵大道光辉大厦电话:136-6260-7275微信:136-6260-727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0 版权所有东莞侦探